米脂人文:状元之师高承宗
发布日期:2021-01-05 14:24   来源:米脂新闻网   作者:常文树 常锋   发布机构:米脂县人民政府  【字体: 】     浏览次数:

在1300余年的科举考试特别是明清500余年中,陕北虽有多名文进士,然无一人高中文状元。不过,米脂县却出了一位状元之师,名叫高承宗。据康熙《米脂县志·人物·隐逸》载:“高承宗,学富五车,才高八斗,不仕。抚台姚聘为西席,课子姚涞,中状元及第。”

 

据《明史·姚镆传》记载,姚涞的父亲姚镆,浙江慈溪人,明弘治六年进士,正德十五年拜右副都御史,巡抚延绥。后,累升至兵部尚书。《延绥镇志·姚镆传》亦记载为:“正德十六年(1521),以右副都御史巡抚延绥。恤孤兴学,禁抑豪横。后以兵部尚书总制陕西三边军务。”另据《明史·姚涞传》记载,姚涞正德十一年(1516)中举,为乡试第七名,在此后的正德十二年(1517)、十五年(1520,本次会试后,因明武宗南行,未及举行殿试,十六年二月驾崩;明世宗即位后殿试,故于正德十六年放榜)两次会试中均落第。嘉靖二年(1523)会试夺得第二名,殿试高中进士第一,即状元。从时间上来看,姚镆聘高承宗为西席指导儿子考进士是非常吻合的。

 

据米脂县志记载,高承宗的学历仅为贡生,连举人都不是,但学历不等于学力。进士出身的姚镆来榆林做延绥镇巡抚时,在兴学过程中,发现并接触了高承宗,宾服其才学,这才让两次落榜的儿子来榆林接受“高人点化”的。

 

姚涞拜高承宗为师前,已是浙江省举人第七名,且有着两次参加会试的经历,虽均落榜,却无疑是江南才子,要接受塞上一个小小贡生的指导,这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传奇的故事。据《明会典》载,会试共考三场,每场三天,这九天中要完成四书五经的7篇八股文,制、诏、诰、章、表的9篇应用文,经、史、策文3篇,共19篇文章,这还不包括殿试由皇帝亲自出的1篇策论。面对这些不同文体的文章,姚涞必有其短板,自然懂得韩愈所谓“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”的道理。姚涞“不耻下问”也好,高承宗“敢为人师”也好,总之,姚涞在高承宗这里如醍醐灌顶,豁然开朗,补足了自己的短板,最终不仅在下一次会试中考取第二名贡士,而且在殿试中拿下进士第一名,成了状元。而这位状元并非浪得虚名,其在入驻翰林院不长的时间内,就在经、诗、史学方面获得“翰林三绝”的美誉。

 

这段“贡生教出大状元”的科举佳话,无疑成为米脂文化教育中神话膜拜般的不朽源泉,至少在士子圈内引以为荣,传颂不衰。

 

于是,时隔158年,康熙米脂县志对此事作了如上的介绍,再过200多年,光绪县志仍如此记载:“高承宗,博学多才,性不羁,诗酒风流,不可一世,时人以张三丰比之。正德时,延绥巡抚镆聘入幕中,课子姚涞读书,后中嘉靖癸未状元,劝之仕,辞不就。”民国县志则在此基础上增添曰:“……辞不就,以岁贡终。此次纂修邑志,採得城内华严寺、城西卧羊寺各古刹明代碑记,多承宗撰文,妥帖排奡,不愧古作者林。”

 

三部县志对高承宗的着墨,很值得玩味。

 

康熙志的内容,不像从明代艾希淳编写的米脂第一部县志残卷中得来,更像是依据士民传说写成。因为艾希淳生于明正德九年(1514),熟知此事过程,以其朴实的文风,颂扬高承宗的文采,应该不大会用说书人“学富五车,才高八斗”这种惯用的夸张语气一句带过。其次,“不仕”一词紧贴在“才高”后,意在表明高承宗如有意进取,拿个举人进士头衔不在话下,但因深受老庄退隐思想影响,不愿当官而作罢。再次,康熙志主笔是清涧人康鸿鹏,他不大会知道米脂士林这件趣事,所以,这段高承宗小传很可能是担任康熙志编辑组“同阅”的贡生李怀丹所提供的。再过200多年,光绪志以写实手法凸显了高承宗的才学与个性,亦褒亦贬的记叙,使人物形象活灵活现。这段改写了的高承宗传记,至少说明如下几个问题:一是这段科举佳话,在米脂流传了360余年,不仅热度不减,而且越传越神,将道教大师张三丰都拉进来了。二是光绪志主编高照煦及其胞弟高照昕是执着的儒家学派,主张积极入世,反对道家消极避世,两人都干到卒于教育岗位而不愿提前退休,又都担任过米脂圁川书院的山长,经常会以高承宗的故事,从正反两方面激励诸生。三是将康熙志高承宗的才高而“不仕”改为姚涞中状元后“劝之仕,辞不就”,惋惜之情溢于言表。而到了民国,科举被废除已三十多年了,高承宗的故事也会渐渐淡漠下来,所以民国志只是在照搬光绪志的基础上,依高承宗所留碑记表明其不愧米脂士林一杰而已。

 

科举史上的状元,或官高位显,或著书立说,大多名留青史,却没有多少状元之师名著于汗青。而像高承宗这般非大师级的人物竟然成为状元导师的,天下更有几人?由此看来,高承宗不仅为米脂科举文化时代的一位传奇人物,亦为陕北文化史上的一抹秀色!

【责任编辑】姜晓水
分享给好友阅读: